一个牛仔

吃柯TJ吗朋友

[柯TJ]大雁(下)

4.

TJ是在开始发烧后才意识到不对劲的,早上起来整个人感觉昏昏沉沉的,他只当是昨晚没睡好,才不承认是因为Curtis要去西雅图出差三天两夜,他有点别扭的想。Curtis看着TJ无精打采的样子,有些心疼地揉了揉他的一头小卷毛,并承诺一开完会就会第一时间飞回来陪他,TJ只是心不在焉地应着。

 

Curtis走后TJ一整天都无精打采,腿像面条一样软,直到第二天的早上身体还没有好转,热度没有退,反而下腹开始一阵阵地发出一股奇怪的感觉,他才意识到自己...也许是发情了?记忆中这好像是成年后的第一次发情,TJ一直都有定期按时服用抑制剂,他没有跟alpha同居的经历,不知道会被信息素影响到周期,都怪Curtis!

 

他抱着自己的小被子窝在床角,心中酸涩的情绪越来越涨,越来越涨,就像发酵的面团快要溢出胸口。越来越难以忽略的腹部的胀痛感、下身的粘腻感让TJ感到难堪,都怪Curtis,自己的alpha居然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出差了,他需要信息素的安抚,可...可是,他凭什么怪Curtis呢,他根本不是自己的alpha,想着想着,眼泪像珠子一样吧嗒吧嗒往下掉,“呜呜呜...Curtis...呜呜呜...好想Curtis”。TJ觉得自己和那种贪得无厌的人没两样,越发对自己厌弃起来。

 

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TJ根本没听见开门的声音,是Curtis提前回来了。一开门就被浓烈的信息素撞了个满怀,说实话这还是Curtis第一次闻到TJ如此浓烈的味道,以前每每抱着TJ都让他忍不住心猿意马,TJ的信息素是浓浓的太妃糖的味道,包裹住杏仁的榛果香,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吞掉。Curtis每一次做///ai都忍不住反复嗅闻、亲///wen那个散发出味道的来源。

 

比起发///qing,他更担心TJ现在的身体状况,“Tommy...”他在门口唤了一声,没有回应,于是放下行李箱脱掉外套急急地往楼上走。卧室里映入眼帘的是他的Tommy可怜兮兮地窝在床头的一角,脸一半埋进被子里,柔软的卷发随着他的啜泣微微颤抖着,Curtis急忙上前把TJ拥入怀里,心疼地问“怎么了,Tommy?你没有按时吃抑制剂吗?”

 

Thomas懵懵地抬起头,仿佛还不能分辨眼前的Curtis是真的还是他产生的幻想,他呜咽道,“呜呜...你你怎么回来了,不是在...嗝...西雅图吗?”Curtis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肩头一边安抚性的释放自己的信息素,回道:“我昨晚打电话你也没回,走的时候看你脸色就不是很好,越来越担心你是不是病了,只好一开完会立马飞回来。还好我回来了,Tommy,你发情了应该第一时间联系我。”

 

TJ一下子扑到Curtis怀里,贪婪地吸入着alpha的信息素,躁动的情绪立刻得到了缓解,但下腹的灼热感并没有消失,他一边舒服得小声呼噜着一边忍不住往alpha身上蹭,撩拨得Curtis的呼吸也逐渐粗重起来。可是作为一个有绅士风度的alpha,Curtis绝对不会趁人之危,他有些艰难地扶起TJ,“Tommy,我们先把抑制剂吃了好吗?这样你会舒服些。”TJ听到抑制剂几个字眼,不安的情绪又瞬间被放大了无数倍,“他果然不喜欢我,”TJ心酸得不行。

 

大概是发///qing期的缘故,他的情绪比平时更加难以控制,眼泪逐渐模糊了视线,可他不想哭出来,这太丢脸了,如果开口求Curtis,他毫不怀疑Curtis会立马满足他,Curtis对他已经足够好,他不想利用Curtis对他的好让自己变得无赖一般。

 

可终究是没忍住,哽咽转变为抽泣,最后干脆放弃自己哭了出来。他一把推开Curtis,“你...你根本就不喜欢我”索性趁着自己神志不清将想法一股脑地都倒出来,“我知道我们只是包养关系,你没有义务照顾我,赶快把抑制剂拿给我,我吃完马上就走!”

省略2k字标记车见评

5.

Curtis是在一次慈善晚宴上第一次见TJ的,那是上流社会的固定节目,家族中未婚的Omega会被定期拉出来social,美其名曰慈善晚会,不过是Alpha们借此狩猎的机会罢了,多少Omega家族指望着联姻更上一层楼。Curtis因为生意需要偶尔不得不参加一些应酬,就是那次,他一下就撞进了Curtis心里。但TJ的气质太不同了,一头柔软的卷发,安静的端着杯子站在阳台上晃着酒杯,他知道这个男孩并不属于这里,那时的他还有点婴儿肥,下巴中间还有个可爱的小沟,甚至有点好奇它的触感,当发现这个想法时Curtis被自己吓了一跳。Curtis看着他在阳台上晃着酒杯站了很久才不得不进入晚宴会场。

 

接着Curtis碰到熟人被拉着寒暄,很快分身乏术无暇去观察他了,TJ也早早退场。

 

宴会后的Curtis本想归结为酒精和荷尔蒙作祟,自嘲地笑笑本以为不过是个小插曲,但是那天之后TJ的形象却在Curtis脑海中再也挥之不去。回去之后就找助理查了他的资料,说来也巧,找他真的太容易了,TJ原来是一个钢琴家(虽然TJ本人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称得上钢琴家),竟意外的觉得跟他的气质很符合。但想碰见他太难了,TJ很少参加上流社会的宴会。

 

自那天起,助理多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任务,购买并收集某个二流乐团的演出视频。Curtis不想承认自己堂堂Everett集团总裁,居然喜欢偷偷摸摸看一个男孩弹钢琴,正当他苦于不知道怎么去认识TJ时,一个消息传到他耳中,Hammond家族破产了。Curtis不想承认,他的机会来了。

 

起初只是单纯的想帮忙,这时候大概是Curtis为数不多庆幸自己有钱的时刻,钱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数字,毕竟钱在他们的世界里,是最不稀奇的东西。后来TJ来找他,他们顺理成章认识,约会,在一起,同居,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。Curtis自认是一个很无趣的人,但是和TJ在一起的时间做什么都变得不那么无聊了,哪怕他们很多时候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,想起这个,Curtis觉得自己亏欠了TJ许多,但他从不介意,他总想着等不忙了一定会补偿回来的,想带他去旅行,甚至连蜜月的地方都选好了——奥地利和瑞士,TJ一定想去看看莫扎特的故乡,然后他们可以去瑞士待一段时间,过没有工作打扰的二人世界。

 

直到TJ发///qing,他才知道原来在TJ眼里他们的关系是包养?说实话他又无奈又生气,不知道他的Tommy小脑瓜里整天都在想什么,他以为自己的喜欢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。

 

而Curtis自己的故事其实没什么好说的,毕竟豪门故事乏善可陈,譬如从记事起就是孤儿,父母留下家族企业和巨额财产,由亲戚叔父抚养长大,叔父从小以接班人的标准教导他,没有时间玩耍,永远比同龄人早熟,所有的血缘关系都是冷冰冰的,有阴谋和斗争,不至活得如履薄冰却也从未真的睡个安稳觉。这些年同辈里唯一信任的就是克莱德,但他也不会想跟克莱德倾诉自己的烦恼,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活得像机器人,也没什么不好。直到认识TJ,他才渐渐感到温暖,不那么孤独,他终于发现一个人只吃快餐的时候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,当他吃过正经烹饪食物就不会想天天吃快餐了。原谅Curtis不会什么浪漫的比喻,但他真的好喜欢TJ,TJ就像穿透牢狱的第一缕阳光,溺水抓住的唯一的浮萍,迷失大海中看到的灯塔,TJ总说是Curtis救了Hammond家免于流落街头,但他才是救赎了他的人啊。

 

他时常想起宴会后再一次见到TJ的那天,那是大概三个月后了,TJ不跑演出的空当就在在纽约的乐团练琴,秘书把TJ的地址传给Curtis并告知以后再也不想帮他收集演出视频了,如果想看就自己去看,于是在一个明媚的下午,Curtis路过了!绝对不是专程过去的,想着就顺便过去看看,也许他不在呢,大概率TJ不常来的。他走过走廊,路过大提琴室,来到钢琴室,TJ就坐在琴凳他,他闭上眼,将手轻轻放在琴键上,闭着眼睛仿佛在弹琴,却又没有真的弹,阳光照进窗户,照在他的眼睛、睫毛、微翘的嘴唇和下巴的小沟上,仿佛他不属于这个世界,走廊里飘荡着从各个练习室里传来的轻微乐器声神奇的消失了,万籁俱寂。Curtis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扑通,扑通,越来越大,那一刻他确定自己爱上了这个男孩。[1]

 

但是这些曲折TJ没必要知道,他们现在在一起了,从今以后他会做TJ的保护伞。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把这些故事讲给TJ听。不过Curtis最近又有了新的烦恼,他该怎么向TJ求婚呢,今天也是总裁操碎心的一天。

 

 

 

 

PS:为什么文名叫大雁呢,因为大雁一生只有一个伴侣。

 

注[1]:本段借鉴了电影if I stay里的情节,之前写过这部电影AU的文但是坑了就默默删了


评论(2)

热度(21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