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牛仔

吃柯TJ吗朋友

[柯TJ]大雁(上)

本文的大纲就是狗血ABO,OOC预警

0.

当搬家公司把房子里最后一件值钱的东西--他从小弹到大的施坦威搬走后,Thomas终于不得不接受现实,是的,他们破产了。之前一直没有实感,一刻不停歇的催债电话,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,他总觉得还有转机,现在终于不得不面对现实,那就是--Hammond家族因为投资不善彻底破产了。

 

父亲愁眉不展,母亲以泪洗面,哥哥Douglas歇斯底里,Thomas反而是最平静的一个,甚至很快着手准备今后的对策,他想着总能养活家里,自己和哥哥都能出去工作,虽然他除了弹琴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技能。这种感觉真是奇怪,从前TJ总被Dug吐槽不食人间烟火,现在最快接受现实的也是他。

 

在二十五年的人生中,他远没有哥哥那么有出息,虽然Thomas在弹钢琴上颇有些天赋,却也远称不上钢琴家的程度,毕业以后因着家底雄厚不必为钱发愁,跟着二流乐团全世界巡演,闲暇时还会到处做做公益项目,就这么晃悠了三年。作为Hammond家族稀有的Omega,父母对他管教严格却也把他保护得很好,不像别的家族从小挖空心思教化一个Omega如何嫁给alpha,相比生在一个有钱的家庭里,他更庆幸的是父母对他无条件包容的爱,因此TJ从未想过自己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。再加上哥哥Douglas年轻有为,全家族对他寄予厚望,Thomas倒是落得个自在。好在他身上并没有有钱公子哥的习气,也算是上流社会中的一股清流了。

 

从天之骄子到一贫如洗,上天好像开了个巨大的玩笑,但他没时间伤春悲秋,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房子举家从这里搬出去。可是以他微薄的存款,要给全家找个肯屈尊降贵的住所谈何容易,是了,他们还是不肯面对现实,总是对TJ找的房子挑挑捡捡。

 

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,父母突然召集全家召开家庭会议,说要告诉全家两个好消息,第一个是他们不必从这个房子里搬出去了。Douglas一瞬间松了口气,TJ倒没有如释重负,这当然是好消息,但他从小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正等着父亲的下半句,目光和偷偷瞥TJ的老Hammond撞个正着,果然第二个好消息他就说得没那么有底气了,第二个好消息是:他们决定和Everett家族联姻。大概有一分钟的静默,Thomas才终于反应过来:他这是被结婚了?!这他妈的算哪门子好消息?呵,这大起大落的狗血人生。

 

与其说结婚,不如说被父母卖了,Everett家族自然不会平白无故对他们伸出援手,可是看着全家因为不必面对破产高兴的眼神,他除了答应还能说什么呢。除了生理年龄18岁的界线,如果说人总有一个要长大的时刻,大概就是从这时起,Thomas不得不进入成人世界。

 

 

1.

才过去一个多星期,破产仿佛变成了上辈子的事,或者说,他怀疑是不是做了一场梦。大家的生活一切照旧,只除了自己。他的未婚夫好像很沉得住气,没有试图派任何人联络过他,大约也是很看不起这样因为金钱出卖自己的Omega吧,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不面对就可以当它不存在的,既然要结婚,他决定去见见这位未婚夫。

 

TJ是在办公室里第一次见到Curtis的,秘书带着他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尽头的办公室,他有点紧张,手心微微出汗,甚至祈祷这个走廊可以长到一直走下去。秘书推门进去的时候他正在伏案写着什么,闻声抬起头,看见Thomas愣了一下,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怎么打招呼,还是秘书先出声打破了尴尬,“Boss,Hammond先生说想见你,但他没有预约。”

“没事,Linda,我来处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

--“你好”,

--“咳...Hi”

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。

--“......”

--“......”

“hi,我是说,我是Thomas Hammond,第一次见面就贸然过来,希望没有打扰到你工作。”

“Hi,Thomas,我想...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,其实...我知道你有一阵子了。”说到这Curtis难得有些局促地蹭了蹭鼻子,他没想过TJ会来找他,或者说,这么快来找他,快到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TJ解释才让他没有负担。

Thomas的小脑瓜根本没仔细深究这句“知道你有一阵子”的意思,“我来是想谢谢你...帮助我们家渡过难关。”,他努力让自己笑起来真诚一些,“我们真的很感激。”

“这没什么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Curtis温柔地看着他,这多少让TJ有些脸红。来之前他设想过Curtis,一定是那种严肃又精明,没准还油腻的商人。见面才发现和想象的差太多了,是好太多了。这个商人不仅外形佳谈吐也不凡,完全没有优越感和盛气凌人。

 

Curtis说举手之劳实在是谦虚,不只是房子,还有巨额债务绝不是一笔小数目,他不相信商人会做赔本的买卖,必是有所图。只是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开口,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提结婚?

 

还是Curtis先打破了僵局,“Thomas,时间不早了,不如我们一起吃个饭吧,可以顺便...咳...熟悉一下彼此。”司机送他们来到了一家高级西餐厅,从这里能俯瞰曼哈顿的夜景,Curtis全程都非常照顾TJ 的感受,绅士的让他点菜,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哪怕没什么共同话题,也完全不至冷场。

 

饭吃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,TJ觉得是时候单刀直入直奔主题,“我听父亲说,我们...好像要结婚了?”

 

Curtis一愣“什么?”紧接着眉头皱了起来,“哦不不,关于这个,天啊,这是个天大的误会,我想Hammond先生误会了我的意思,我帮助你们度过难关,就只是...帮忙,不需要通过联姻的方式,我喜欢你,Thomas,但是我从来以此作为筹码或是什么的打算。”Curtis生怕说得过于直接会让TJ觉得下不来台,急忙补充道:“我是说,也许以后,我们当然可以结婚,但不是现在,毕竟你并不认识我,不是吗。”

 

哦,他明白了,所以根本没有什么结婚,那就是包养了,原来是父母太看得起他,以为Curtis会是那种为了博得美人笑一掷千金的愚蠢之人,可是他又算哪门子的“美人”?Thomas嘴角几不可闻的惨淡一笑,堂堂Hammond家族二公子,他唯一可堪称道的皮囊居然也有被嫌弃的一天。


可是饭局还得继续下去,毕竟他最不应该给金主脸色看,他斟酌着开口“其实我在杂志上看到过你,也听父母提起过,Evertte集团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企业,很难有人不知道你。”TJ脸上试图挂上招牌甜心的笑容,如果此时照照镜子的话大概会发现他笑比哭难看。

 

“哇哦,这还令人挺意外的,我是说,我以为你忙着和莫扎特贝多芬谈恋爱两耳不稳窗外事呢,社交聚会也多是你哥哥出现。”显然Curtis对他做了背景调查。

 

这下换做TJ惊讶了,“哈哈,没有的事,比起你我才是不务正业的一个,除了弹琴我什么都不会。”连家庭危机时刻也帮不上忙,早知道像别的家族Omega一样早早嫁入豪门会不会比较好呢,TJ自暴自弃地想。

 

“你的琴弹得很好”Curtis温柔地看着TJ说道,只可惜此刻衷心的赞美在TJ眼里听成了客套的恭维。

“以后有机会弹给你听”TJ也客套的回应。

Curtis笑笑,“我很期待。”

 

第一次见面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结束了。也谈不上诡异,这个“未婚夫”已经比他一开始预设的好太多了,他和Curtis的相处是舒服的,他能感受到Curtis举手投足的涵养及克制,全程没有说出任何越界或是令TJ不舒服的话,比大多数alpha谦和有礼,可TJ还是有些怕他,大概是因为他的大胡子吧,嗯!一定是因为他的大胡子,TJ总结道,几乎大半张脸隐藏在胡子下,大部分时间看不出表情的变化。

 

他又想起下车前Curtis给了他电话号码,并说任何时候都可以打给他,也欢迎去办公室找他。我就要正式开启被包养生涯了吗?TJ认命地想,眉头都拧成一个疙瘩。管他呢,接着一翻身卷进被子里去了。“以后的事明天再操心吧”这是TJ坠入梦乡前最后一件想到的事。


评论(11)

热度(35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